页面加载中...

审查报告是公诉人的“情书”

2018-08-14 13:28:32 由 yc 发表 3

  经常学习到古今文人对一丛花一片云一处景诗兴大发,“烟笼古诗无人到,树倚深堂有月来”,文字优美流畅。我们普通人也会感叹,这个高低之分有没有呢?当然有,从文学角度来看的话是天壤之别,但在制作一起案件的审查报告时差别大不大呢?答案是极小的,重要的是这份“美”我们都体会到也都说出来了。


  高层次韵味的诗文,会托景借事抒怀,让人浮想联翩唏嘘不已。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”表面上为写景,实则是表达诗人的境遇心情,让人思绪万千,这在文学上是高层次的。审查报告能不能这么写呢?不能。审查报告一定要平铺直叙,以易懂为第一要务,像白居易写诗常读给不识字的老太婆听,直到她们听懂了才罢休。写审查报告不要绕,浓墨重彩于德国怎么说日本怎么讲国内专家怎么论、生僻的专业术语摆出来,并不是我们最终所要的结果,说给外行或文盲听都深以为然则是。其实法律大多说的就是身边人身边事,法理无外乎情理。比如岳云鹏用豫语演绎泰坦尼克桥段“你看你个妮儿,长的还怪带劲滴!妮儿,弄啥呢?可别跳船呗,海水可凉可凉了!”将要表达的都表达出来了。

  喜欢一个女孩子会写情诗、散文、唱情歌,“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又上心头”千古流传感人至深的很多,写情书点很多,很多审查报告也是这么立体多角度文笔流畅的写出来了,这样总归可以打高分了?不行。我们讨论同一起案件时,也经常这位说出柔情蜜意,那位只讲冷若冰霜;这位只说向左的证据和分析,那位只讲向右的,这样的审查报告是不合格的。我们要像历史学家一样把一个人的功过得失都说透,这样才是一份完整的审查报告。记得《百家讲坛·清史·雍正继位篇》上集一群历史学家引经据典说雍正继位合法,下集另一群历史大咖旁征博引说雍正篡位。这两集都很精彩,每集都做到了“最好”,但对于审查报告来说,每集都只能得50分,两集合在一起外加你的分析才是100分。


  遇到疑难复杂案件,往往比非左即右更棘手。几百个证据,哪些有用哪些没用,重要的、关键的、客观的证据有哪些,次要的、辅助的、增强内心确信的是哪些,再次一等级证据效力的是哪些,有什么关联;定还是不定,定这还是定那,个人喜欢、支持的观点要写,认为可笑的、不支持的看法的也要说。

  若其他人看了你的审查报告,不用你口头解说一句便全都清楚,那就完美了。当时写清楚了,有人要问你十年二十年前办理过的案件,在电脑里找出完备的审查报告,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说的头头是道,而不是面对一份简单的审查报告说道“我要去查查卷。”


  这就是我们的“情书”。这些朴素又扎实的基本功具备了,你就永远是炒股赚钱的那10%,就永远是九十分以上的人,至于赢多少或考九十几,不必太在意,因为你比绝大多数人更胜一筹。至于文字表达是否完美、有没有PPT的辅助,汇报时是不是用动听的普通话妙语连珠,是不是用两只动人大眼睛扑哧扑哧地和人家交流,这些都是西瓜和芝麻的关系。记得牛群和冯巩春晚的一段相声,牛群给岳母过寿“祝您老人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!(大家鼓掌)但是,这是不可能滴”、“祝您永远心情愉快万事不操心”冯巩没等牛群说“但是”插话说“有你这样的女婿能不操心嘛”哈哈!我们写的“情书”就要像牛群这样不是为了讨喜,而是要把你看到的、想到的一切的都说全。


联系我们

关注我们

021-65572298

在线留言